您的位置:威尼斯官网 > 关于教育 > 当局长吃好处费,海南中小学校长吃回扣

当局长吃好处费,海南中小学校长吃回扣

2019-09-30 18:57

账外收取择校费;帮助工程老板获得校安工程项目,帮助商人中标学校设备采购……邬德强在担任肇庆市第一中学校长期间,任端州区教育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272万余元。

基建项目中校长按比例提成,教学设备、图书采购时校长、老师利益均摊……日前,海南海口市部分中小学校长、副校长,区教育局局长等49名教育干部因违法违纪被查处,大部分案件已基本审结。

今年3 月5日,邬德强被肇庆市纪委“两规”,3月25日,邬德强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昨日,广东纪检期刊深入剖析了肇庆市端州区教育局原局长邬德强违纪违法案。

大到一栋楼,小到一册图书,从工程招投标到校服采购,从教学招生到学校建设,近年来包括广东深圳、浙江、吉林等多地也曝出“回扣门”。虽是个别现象,但性质却格外恶劣。本是教书育人的“圣洁之地”咋沦为“受贿温床”?“腐败账本”中藏有多少猫腻?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曾经励志

建校舍工程:按照总价5%至8%比例收回扣

年仅27岁

为了加强全市中小学校舍防震抗灾能力,海口市在2009年制定“中小学校舍安全工程规划”,安排302个改造项目,涉及中小学校197所,总投资10亿元以上。

当上副校长

这本是海口市的一项教育民生工程,却被部分人视为套取回扣的好机会,在海口教育系统刮起“回扣”之风。

与一些落马贪官一样,邬德强在他50年的人生历程里,有一段他引以为傲的奋斗岁月。

在该工程中,不仅部分中小学校长、副校长,而且美兰区、秀英区教育局局长也伸手“捞钱”。美兰区教育局原局长谢式文收受贿赂112万元,绝大部分都是项目回扣。他甚至认为,利用权力帮助建筑商获取工程项目,是朋友之间的帮忙,返还一些好处费理所当然。

1965年9月,邬德强出生在端州区一个普通人家,家里共有兄弟姐妹3人,他排行最小。平凡普通的家庭,给了邬德强更加强烈的进取心。22岁那年,邬德强大学毕业来到肇庆市第一中学工作。

记者调阅多个案卷发现,近年来教育贪腐案件中近九成涉案人员在教学楼、宿舍楼等工程项目中,按照工程总价5%至8%的比例收取回扣,涉及学校总务处主任、校长、区教育局负责人等。

肇庆市第一中学是一所公立老牌名校。邬德强从一名普通教师做起,凭借着组织的培养和自身的不懈努力,迅速成长为单位的业务骨干,得到上级领导肯定及同事们的认可。

具有近80年历史的名校海南华侨中学,两任校长“前腐后继”。海口市纪委第一监察室主任钟建说,包工头陈世忠顺利承揽华侨中学综合楼、体育馆等9个大项目工程后,送给原校长曾纪宁130万元“好处费”,甚至在校园绿化等小型项目上,陈世忠也多次送“好处费”共计8万元。

1992年,年仅27岁的邬德强被任命为肇庆市第一中学副校长。2001年,36岁的邬德强又被组织任命为肇庆市第一中学校长,他“执掌”肇庆市第一中学的十年间,被誉为是肇庆市第一中学历史上发展速度最快、教学质量最好、对外影响力最大的时期。2012年,凭借着出色的工作能力和业绩,邬德强被任命为端州区教育局局长。

事实上,部分中小学校长、区教育局局长、干部利用工程项目套取“好处费”视为行业“明规则”,甚至一些较小规模的学校,如海南职工秀英子弟学校、东山中学等,学校负责人也按照比例抽取工程项目“好处费”动辄数十万元。

疯狂敛财

“不行贿就拿不到工程项目。学校工程项目容易拿到工程款,是包工头拼抢的重点。”海口市一位项目承建商说,包工头需要有关系,打点好区教育局负责人、校长,招投标环节是看不出问题的。

伴随着地位提升、权力疯长,邬德强逐渐忘记 “初心”,走上 “左手贪现金、右手拿先进”的蜕变之路。

学校采购:校长与供应商共筑利益输送链

肇庆一中的学位一直比较紧张。2001年,刚刚当上肇庆一中校长的邬德强,就盯上了择校费。他采用瞒天过海的伎俩,把本应上缴财政“收支两条线”管理的部分学生择校费不入账,放进了自己的私人腰包,供自己挥霍。直到2011年卸任肇庆一中校长,十年间,邬德强共违规在账外收取学生择校费达70万元之多。

与校舍工程相比,一本图书、一件校服、一册教辅资料可谓“苍蝇肉”,但记者了解到,在部分涉案的中小学校,校长、副校长、教务处主任、班主任、任课教师会按照不同比例分成“好处费”,供应商与学校负责人共同构筑利益输送链。

助老板获校安工程收好处费90万元

--教学设备、图书采购,制定特定“技术参数”,为关系户提供特殊通道。琼山区、秀英区教育局少数干部、部分校长利用学校采购项目大肆收受商业回扣。曾纪宁在海南华侨中学多媒体教室设备采购项目中收取回扣30余万元,在一笔合同为166万元的图书采购项目中,收取18万元的回扣。秀英区教育局两名干部也因收受十多万元回扣获刑十年。

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端州区教育局提出了2011-2016年校舍安全加固工程计划,引起了工程老板何某的“浓厚兴趣”,时任端州区教育局局长的邬德强成了何某物色的重点对象。

“学校在设备采购中向提供方要求参数。”海口市检察院的一位办案人员说,只要校长提出“技术指标”,就轻而易举地确定最后中标人,招投标就成了走过场。

校安工程开展前,何某经人介绍认识邬德强,提出希望邬德强能同意其承接端州区2013年的校安工程,并承诺送给邬德强好处费,邬德强满口答应。2013年7月,何某挂靠的广州某公司中标该工程并开展施工,同年12月进行竣工验收,期间经端州区教育局、区财政局审批,按进度拨付工程款。在此过程中,邬德强分两次笑纳了何某所送现金共约50万元。2014年,端州区拟对区内6所学校13个校舍项目实施校安工程。2013年底,何某再次向邬德强提出希望继续承接该项目。邬德强帮助何某挂靠的广西某公司中标该工程并开展施工。在此过程中,邬德强分三次收受现金共约40万元。

--教辅材料采购,学校领导、教学人员按比例返回扣。海口市纪委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谢丁强说,东山中学班主任让学生订购教辅材料,供应商林平按照订书款7%至8%的比例返还“好处费”。一次5万元返还中,原校长陈万云抽取16000元,剩余34000元由班主任和任课教师平均分配。

帮商人中标教学设备采购获利61万元

“学校集中购买教辅图书‘低买高卖’是行业的潜规则。”北京市一家民营出版商说,高定价是为了给流通环节留出加价空间。一本成本仅10元的书,可能标到40元,即使对折出货,还有钱赚。一个年级300人计算,每人缴纳500元教辅图书费,学校就会有15万元的毛收入,按照四折的优惠幅度计算,学校就有9万元的差价。

2012年12月,浙江籍商人李某挂靠的公司打算竞标教学设备。在邬德强的运作下,李某顺利中标教学设备采购500多万元。期间,邬德强收取李某现金45万元。2012年底的一天,与邬德强素不相识的江西籍女商人汪某来到邬德强办公室,自我介绍是专做教学设备的,请求邬德强给予帮助。邬德强便相继帮助汪某挂靠的公司中标肇庆市一中新校区的热水器采购项目和黄岗中学教学设备采购项目。汪某分两次送上16万元。

--校服也成“唐僧肉”。案件主审法官陈立夫说,从一些案发学校来看,学校订购校服,对厂家资质并无过硬要求,主要看和学校负责人的关系。秀英区教育局原局长方小川帮助校服厂老板在区所管辖的学校定做校服,收受贿赂动辄数万元,而一些厂商却是作坊式生产,校服质量难以保障。海南职工秀英子弟学校更是把校服当“唐僧肉”,每件按照校长6元、总务处主任3元、班主任1至2元的比例提成。

经查,邬德强在担任肇庆市第一中学校长和端州区教育局局长期间,收受财物折合272万余元。 文/广州日报记者汤南、林洪浩

  “校园一言堂”不受监督 监管须堵制度漏洞

从一册图书到一栋楼,海口教育系统49名干部违纪违法不是个案。近年来,愈来愈频发的中小学教育腐败案件挑战公众神经。深圳7名小学校长一年多来落马、辽宁本溪第十二中学校长张晓霞受贿千万元、浙江学生午餐费撂倒12名中小学校长……中小学校本来担负着教书育人的重任,“圣洁之地”却沦为“腐败之地”,发人深思。

一些老教育工作者痛心地说,全国不少地方都出现了教育教学人员收“红包”、“回扣”现象,这说明现有的师德师风教育、考评制度没有起到监督和警示的作用,教育主管部门和部分中小学校日常管理存在严重漏洞,迫切需要健全相关监管制度,完善有效防腐机制。

“中小学校长权力过于集中,可调配的资源增多,需要从制度层面强化监督。”海口市纪委负责人表示,教育腐败的主因仍是领导干部,尤其是校长“一言堂”,权力不受监督。许多涉案中小学校长对学校的管理演变成家长[微博]制,一言堂致使招投标失去了约束和监督。

谢丁强说,要通过校务公开化、轮岗机制等制度,真正推行阳光治校,让全体师生充分享受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评价权,让信息公开、民主监督等制度真正落到实处。

“从案件反映的问题看,对于中小学校采购、基建等重大招投标项目审计十分不到位,教代会、校务公开等形式的监督很难触及基建、采购、招生等领域。”陈立夫说,要强化中小学校工程项目、教学设备招投标的审计,不定期加大针对一些中小学校,尤其是重点学校大项目的审计力度。

专家们还表示,遏制教育腐败,治本之策是尽快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海南大学校长李建保认为,一些重点中小学校的资源过于集中,导致了权力寻租,要确保政策均衡、机会均衡、教师均衡,从根本上遏制“回扣门”发生。(记者 傅勇涛)

本文由威尼斯官网发布于关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局长吃好处费,海南中小学校长吃回扣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